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栟茶徐述夔惨案】大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十一月二十七日圣旨:严惩礼部尚书衔沈德潜沈小洪

  • 栟角沈小洪
楼主回复
  • 阅读:769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1/12 13:15:3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如东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栟茶徐述夔惨案】大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十一月二十七日圣旨:严惩礼部尚书衔沈德潜
 

沈小洪2021.11.10整理

 

摘自中华典藏 纂修四库全书档案

 

五六八 谕内阁将沈德潜所有官爵及宫衔、谥典尽行革去【真按:沈德潜着实(确实)犹清高宗(乾隆)如此之评也,则真士人无行(没有善行、品行不端)又一端矣。既受国命(接受国家的任命),又背(背地)为之以求清高乎则甚矣怪哉(太怪异了啊),亦当然矣。吾辈今日生此,具委过(把过错推给)于文字狱者,岂得其情(了解其情况)耶!】

 

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内阁奉上谕:

 

本日大学士、九卿(九卿在清代究竟指哪些官,说法不一致。其小九卿则指宗人府丞、詹事、太常寺卿、太仆寺卿、光禄寺卿、鸿胪寺卿、国子监祭酒、顺天府尹、左右春坊庶子)具奏(备文上奏)定拟逆犯(大逆不道的罪犯)徐述夔等一案,已将各犯应得之罪分别降旨(发下旨意)矣。至(关于)据称查出徐述夔之传系沈德潜所作,请(大学生和九卿请求)将沈德潜从前所有官衔、谥典尽行革去,其乡贤祠(明清时凡有品学为地方所推重者,死后由大吏题请祀于其乡,入乡贤祠,春秋致祭)内牌位一并撤出,及赐祭(大臣去世,皇帝派使者前往祭祀)葬碑文查明仆毁(推倒、毁坏)等语,实属罪所应得。

 


逆犯徐述夔身系(身份是)举人,且自其高曾(高祖父、曾祖父)以来,均在本朝(指大清朝)食毛践土(毛:指土地上生长的庄稼。践:踩。土:指居住之地。吃住均都出于国家。指受着国家的恩惠),厚泽涵濡(享受着优渥的待遇),乃(竟然)于所作《一柱楼诗》各种,敢于妄肆(任意而无顾忌)诋讥(诋毁讥讽),狂诞(狂妄怪诞)悖逆,实为覆载(天地)所不容。至其诗内怀想胜朝(前朝,指明朝)之语,无非藉(借)以为名,不可信以为实。即以前明政事而论,并无可以动民(让人民)系恋(恋念不舍)者。如洪武开基(开国,指开创基业),严刑竣罚,永乐篡逆(朱棣篡夺帝位),瓜蔓抄诛(株连杀戮),士民无不含怨。又如洪武因苏松嘉湖(苏州、松江、嘉兴、湖州)各府为张士诚固守,迁怒及民,浮粮(定额之外的钱粮税款)加重,寖至末季(到了明朝末年),征敛日增,累及天下,民多愁苦嗟怨。此皆见于史册者,有何可以系感之处,而追念不忘乎!至我本朝,列圣(历代皇帝)相承,爱养百姓,赈灾蠲缓(免征或缓征赋税),厚泽频施(经常赐给深厚的恩泽),而江浙浮粮之额(数额)节经(先后经过)裁减,以除民害。朕践阼(登基)至今四十三年,普免(全范围地免除)天下钱粮(旧时田赋,或征收粟帛,或折征银钱,或二者并征,故称)三次,普免漕粮(封建时代由东南地区漕运京师的税粮)二次,其它灾赈之需动輙(动辄,即动不动就)数百万,穷檐(穷苦百姓)疾苦,迭沛恩膏,小民具有天良(与生俱有的良心善性),岂有不知感戴,转(反而)属念(倾注怀念)于前朝全无恩德及民之理?此不过抑郁无聊之人,自揣毫无进路(徐述夔被禁止参加进士考试),递而为此(进而这样做),与匹夫匹妇之自经沟壑(为了自我表白而默默无闻地死去)无异。而读书失志(失意、不得志)之徒,遂托言怀想前朝,以为万一败露,犹可藉以立名,其肺腑真可洞鉴(清楚地看到)。此等鬼蜮伎俩(比喻用心险恶,暗中伤人的卑劣手段),岂能匿于光天化日之下!若无知者以此辈(指徐述夔这样的恶人)为真有追怀故国之思,转为若辈(这些人、这等人)所愚(愚弄)矣。

 

至伊子(他儿子)徐怀祖敢将伊父逆词公然刊刻,均属罪大恶极。

 

乃沈德潜所作传内,称其「一柱楼编年诗已付梓(印刷)」,并云「品行文章皆可法(效仿)」,是沈德潜于徐述夔所作悖逆不法诗句,皆曾阅看,并不切齿痛恨,转欲为之记述流传,尚得谓稍有人心者乎?又伊传内称徐述夔之从弟(堂弟)「赓武妄罹大辟(被乱判了死刑),阅(过了)十七月而寃雪」之语,因(于是)命萨载等查阅原案,则系乾隆元年(1736)有泰州(栟茶当时属于泰州)民缪照乘与缪又南之妻蒋氏通奸,商同(商议一起)勒死亲夫(合法的丈夫),蒋氏因曾被徐赓武刁奸(以诈术奸淫他人)怀恨,是以(所以)到案供指(供认指认)徐赓武同谋,后经审出实情,拟以枷杖(判为上枷和杖刑)完结。徐赓武刁奸妇女,本属有罪之人,沈德潜转为之论叙(论说)称寃,身为大臣,不应颠倒是非若此!

 

沈德潜自中式(考上)进士及选入翰林时,朕因闻其平日学问尚好,格外施恩;又念其留心诗学,且怜其晚成(年岁较大才有成就),是以不数年间(没过几年)即擢为卿贰(提拔为仅次于九卿、宰相的官),又令在尚书房行走(实际上就是清朝时候皇子师傅的副手)。而伊自服官(做官)以来,不过旅进旅退(跟大家同进同退。形容没有主张,跟着别人走),毫无建白(对国事有所建议及陈述),并未为国家丝毫出力,众所共知。及乞休(自请辞去官职)后,复赏给尚书衔(原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晋阶(晋升官阶)太子太傅,并予在籍食俸(在老家享受俸禄),恩施(恩惠)至(非常)为优渥。


 

沈德潜理宜(按照应该)饬躬(端正自身)安分,谨慎自持(我克制和把持),乃竟敢视悖逆为泛常(普通、平常),为之揄扬(称赞宣传)颂美,实属昧良负恩(辜负恩情,泯灭良心)。且伊为徐述夔作传,自系(自然是)贪图润笔(请人作诗文书画的酬劳)为囊橐计(为了钱财考虑),其卑污无耻,尤为玷辱缙绅(古代称有官职的或做过官的人)。使(假如)其身尚在(还活着),虽不至与徐述夔同科(同罪),亦当重治其罪。今伊业已身故,不加深究,然竟置而不论,俾(让)其身后仍得永受恩荣,则凡在籍朝绅(在老家的朝廷官员)又将何所警惕乎?

 

着(公文用语,表示命令的口气)照(按照)所请,将沈德潜所有官爵及宫衔(清制,不立太子,但有太子傅、保之名,专为大臣及有功者加衔,无职掌,也无员额,太子称东宫,故名宫衔)、谥典(赠给谥号的仪节)尽行革去,其乡贤祠牌位亦一并撤出,所赐祭葬碑文现派阿弥达(乾清门侍卫)前往会同杨魁查明仆毁,以昭炯戒(以示高度警戒)。将此通谕(广泛地通告)中外(朝廷内外,中央和地方)知之。钦此。(军机处上谕档)

 

浅析:乾隆皇帝长篇大论指出明朝统治黑暗,我大清朝爱护百姓,所以百姓只要稍微有点良心的就不应该去想念明朝,而徐述夔竟然如此狂妄。又指出徐述夔其实就是自身前途无望了以后希望搞点事情来扩大自己的名气罢了,这点小心思,乾隆皇帝自感明察秋毫。而沈德潜竟然说徐述夔的文章和品德都是值得学习的,而且还说徐述夔堂弟徐赓武被杀一案是冤案,实在是颠倒是非。沈德潜晚年才有所成就,乾隆皇帝怜惜他,不断地给他加官进爵,但是他不是做官的料子,唯唯诺诺,没有任何建树。本来像他这种情况,就应该夹起尾巴来做人,但是他竟然不安分守己,给大逆不道的人写文章点赞,贪图金钱,实在是罪无可赦。所以乾隆皇帝同意大学士和九卿们的建议,将沈德潜革除一切官职,包括皇帝赐给的丧葬待遇,从苏州乡贤祠里撤出牌位,把墓碑推倒等。身前身后如此巨变,让人惊叹,都是栟茶徐述夔惹的祸。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