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栟茶徐述夔惨案】大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十月三十日圣旨:保定纬、沈澜无罪释放沈小洪20

  • 栟角沈小洪
楼主回复
  • 阅读:1228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1/9 13:37:3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如东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栟茶徐述夔惨案】大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十月三十日圣旨:保定纬、沈澜无罪释放
 

沈小洪2021.11.8摘自中华典藏——纂修四库全书档案

 

五五九 谕内阁将江宁书局委员保定纬等省释并着萨载等详查殷宝山所供情节是否属实

 

乾隆四十三年十月三十日内阁奉上谕:

 

昨据萨载等派员将江宁书局委员训导保定纬、茶引所大使沈澜管解到京,交军机大臣会同刑部审讯。据保定纬供:向来各处缴局书籍,查明在应毁书目内者,俱留存汇缴;其违碍之书原经签出者,即查核有签处是否应毁,分别办理。若未经黏签,即将原书发交原缴之员加签送局。向来俱系如此办理,历有批禀印稿存局可据。本年六月初间,东台县缴到徐食田所呈伊祖徐述夔书籍,查未黏签,因即照旧规办理。其书如何违碍,当时实未阅看。且上年书局委员原有十余人,今年二月后各员俱别经差委及事故离局,局中止留我一人,各处缴来之书实在不能逐一翻阅。至沈澜供称:系派管书局内来往文移,并不看书,徐述夔书内有无违碍,并不知道。等语。

 

保定纬本属微员,在局司事,将所缴徐述夔之书照依局中旧规发县加签,反复严讯,实属未见悖逆之语。且今年书局止伊一人,亦不能遍加翻阅,于理尚属可信。沈澜更系承管文移,与书籍无涉。较之陶易身为藩司大员,既据蔡嘉树摘句首告,尚欲为之消弭故纵者,情节迥别。保定纬、沈澜着省释,并着加恩开复,仍回原任。【真按:清高宗之为人(或为君),令人不禁赞赏。】


 

至学政刘墉所奏丹徒县生员殷宝山呈递刍荛之献,因于其家搜出《岫亭集》。内《纪梦》一篇中有「红者朱也」,语近悖逆,当经提解来京会鞫。据称:于乙酉年在本县北门外小李家村朱建爵家教读,伊弟朱建纲为人凶恶,屡来吵闹,将我书馆打破,以致不能养家,所以借纪梦为题,做这篇文字,骂他男女内外尊卑上下几无人物之办,并说他不恤廉耻之事。因不好直言,故云:若问姓名,物之红者是。又因他家中匾对假借做朱文公子孙,他却惧内,故云其为会稽太守翁子之后欤?抑徽国公之后固有如此者欤?以见其惧内,是朱买臣之后,而非文公之后。词意轩轾,实是可以看得出来的。至我与朱建纲不和,做文骂他,我学生朱文斗、朱文鸣都晓得的。等语。殷宝三(山)一犯,若果有假托朱姓,隐跃其词,寓其怀想前明之意,自属罪不容诛,理宜尽法惩治。若果如所供,不过系愤激无聊,借端讥毁仇人,计图泄怨,本无悖逆情事,则仅当治其递献呈词,狂妄乖谬之罪。但其所供尚难凭信,着将供词行文萨载、杨魁详细确查,将该犯所供情节是否实有其事,据实咨覆。所有殷宝山一犯着该部仍行监禁,俟查覆到日再行核实定案。

 

至《岫亭集》评点作序之殷一柱、赵学礼、尹发萃,不过系庸陋无知之徒,其代为评点作序,非沈德潜与逆犯徐述夔作传者可比,俱着从宽释放回籍。钦此。(军机处上谕档)

 


浅析:圣旨又来了。之前江宁(南京)书局委员(临时委派的人员)、训导(州县教育方面副职官员)保定纬和茶引所(专门管理和检验茶叶商人运输销售执照)大使沈澜被押到京城。经过军机大臣和刑部联合审讯,二人做出供述。原来,按照规定,各地缴到江宁书局的书籍,如果在应该销毁的名单内的,都要留存下来,汇总上缴。如果是不良的书籍,做过标签的,那么就要审查做过标签的地方是否应该销毁,分别按照实际情况处理。而如果没有做标签,则将书籍退回原来缴过来的人,让他做好标签以后再送到江宁书局来。历来都是如此办理,而且江宁书局内都有档案可查。1778年六月初,东台县派人来上缴栟茶徐食田主动递交的他祖父徐述夔的书籍,经查没有做标签,于是按照原来的规定办理。书籍里有哪些不良的内容,当时确实没有查阅。而且1777年时江宁书局有十几个人做事,今年二月因为外派等原因纷纷离开,只剩下保定纬一个人,各地缴过来的书确实没时间逐一翻阅。另外沈澜是被派到江宁书局管文书往来的,不负责翻阅书籍,徐述夔书里面有什么不良内容,确实不知道。

 

乾隆皇帝认为,保定纬是基层工作人员,按规办事,经过多次严厉审讯,确实没看到徐述夔书籍中的不良内容。而且1778年江宁书局只有他一个人,也不能所有书都翻看过,道理上也讲得通。沈澜更是只管文书往来,与书籍无关。而相比之下,江宁布政使(相当于现在的副省长)陶易身为地方大员,人家蔡嘉树都上门摘录徐述夔的不良文字进行举报,他还想着息事宁人,为其开脱罪责,情节严重,与保定纬、沈澜情况差别很大。乾隆皇帝下令将保定纬、沈澜无罪释放,并官复原职,以示皇恩浩荡。至于刘罗锅又汇报了镇江丹徒殷宝山所著《岫亭集》一案,乾隆皇帝认为给该书作序点赞的人都是些小罗罗,远远不能和给徐述夔作传的沈德潜(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相比,因此下令将这些作序的人全部释放。

 

图片

(给徐述夔作传的沈德潜)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